清代法律对哪些人有优待政策?虽然不是人人平等但也相对人性化!

  清代法律对哪些人有优待政策?虽然不是人人平等但也相对人性化!趣历史小编带来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

  封建专制时代,法律面前并非人人平等,这种情况不仅仅局限于平民和官僚之间,在很多方面也所体现。量刑轻重,往往会考虑到双方的等级身份。此外,还有些人属于特殊情况,在刑法上都有区别对待。

image.png

  这一类特殊群体一旦涉入刑案,虽然案情、罪刑相同,而判刑、处罚有别,即“同罪异罚”。了解这方面的情况,对于深刻认识古代社会的复杂性是有益的。下面以清代法律为例分别来讲。

  第一类,有服制关系之人

  服制关系即古代的五服制度,即本宗家族和外姻家族之间的尊卑长幼以及血缘远近的关系。有服制关系的人之间的案件,有很大一部分属于道德伦理问题,因此量刑有所不同。

  涉入刑案的双方有服制关系,承审官需取具宗族图谱即邻里、族长的证明,再依据服制关系量刑。凡亲属间相殴案件,尊长有犯,比凡人即无服制关系的人减等科断,卑幼有犯,比凡人加等科断,它体现了古代法律对亲属间尊卑长幼等级关系的维护。服制关系越近,同罪异罚的差距越大,如凡人之间一般斗杀,打死人判绞监候,而子孙殴祖父母、父母死者,判凌迟处死,祖父母、父母殴打违犯教令的子孙致死,只判杖一百。

  亲属相盗,尊长、卑幼各比凡人减科,服制关系越近,判罚越轻。期亲,减凡人五等,大功,减四等,小功,减三等,缌麻,减二等,无服之亲,减一等。其立法的目的是维护家族的和睦与关爱,凡属同宗亲属,不论亲疏远近,道义上都有患难相助的义务,理当周济。

image.png

  法律上虽无绝对的义务,而对于因贫困偷盗本家财物的本家人予以宽恕,认为与本无相恤义务的凡人不同。亲属关系越近,越有周济的义务。迫于饥寒以外的偷盗,则酌情予以加重处罚。

  亲属相奸,则比凡人加等科断,服制关系越近,判罚越重,不论尊卑长幼,仅凭服制的远近判罪之轻重,比如缌麻以上亲、缌麻以上亲之妻、妻子前夫之女、同母异父姐妹通奸,男女皆杖一百、徒三年,强奸者,斩监侯。与从祖祖母、从祖姑母、从祖伯叔母、从祖伯叔姑、从父姐妹、姨、兄弟妻、侄妻通奸,男女皆绞立决,强奸者斩立决。

  亲属相奸,在古代伦理道德方面属于严重的乱伦行为,古代法律予以严惩,比一般人之间的同样行为要判刑重得多,这是强烈维护这方面的伦理道德。

  第二类,良贱关系

  良,指的是身份地位不高不低,因而不存在法律判处上加减因素的一般平民,法律上称为良人、良。贱,指的是贱民,如奴婢、皂隶衙役、倡优及堕民、乐户等,法律上称之为贱。

  法律规定:“凡良贱相殴、良贱相奸,良人有犯,减凡人一等科罪。奴婢有犯,加凡人一等科罪。”一般人之间斗杀命案,判绞监候,而奴婢殴良人,伤重笃疾,便判绞监候,殴伤致死,判斩监侯。而良人殴他人奴婢,无论斗杀、故杀死者,皆判绞监候。这是当时奴婢社会中身份地位尚低人一等的体现,至清末予以废除。

image.png

  第三类,贵族、官员之法律特权

  贵族,是有高贵世袭身份之人,法律中有“八议”,其中“议亲”、“议贵”,都指的是有法律特权之人。这里的“亲”,是皇室宗亲及外戚,“贵”是“爵一品及文武职事官三品以上、散官二品以上者”,指子爵及以上伯、侯、公及更高之爵,文官、武官三品以上,散官是官员父母或祖父母、曾祖父母及妻所封赠的荣誉性官阶。

  如果是男性之光禄大夫、荣禄大夫、资政大夫、通奉大夫(此为文散官之一、二品),建威将军、振武将军、武显将军、武功将军(此为武散官之一、二品),女性之夫人(一、二品)。这些人及其祖父母、父母、妻子子孙犯罪(十恶不赦除外),法司不得擅自勾问,须奏闻皇帝,得旨后推问,所议拟之罪仍须皇帝裁决,无非是酌情而予以不同于一般人的优待。

  议亲中“亲”,最典型的是皇族——宗室、觉罗,而且又是贵族。宗室封爵由最高的和硕亲王到最低的奉恩将军,共十二等爵,未封爵的闲散宗室也相当于四品官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