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翊钧继位十年,遭受了三次严重的打击

  嗨又和大家见面了,今天趣历史小编带来了一篇关于朱翊钧的文章,希望你们喜欢。

  隆庆六年(1572年)五月二十五日,还是皇太子的朱翊钧沉默的站在父亲明穆宗朱载垕的床边,呆呆的听着高拱、张居正和高仪三人“皇上洪福齐天”之类的劝慰,他很清楚自己的父亲将不久于人世。

  这一刻,朱翊钧不知道自己是该悲伤,还是该高兴,虽然他不想一直做皇太子,但至少在此时此刻,他还不想失去父亲。

  对于年仅十岁的朱翊钧来说,江山社稷、家国天下、军政事务等都太过抽象,父亲上朝时的仪仗、宫人和朝臣对父亲毕恭毕敬的态度以及不能经常见到父亲是他对皇帝这个职位仅有的认知。

  大明帝国在他眼中是那么的熟悉,又是那么的陌生,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未来到底该怎么办?他的心中既没有高兴,也没有悲伤,有的只是恐惧,一种对未来的恐惧。

image.png

  如果说五月二十五日这天还有什么事能缓解一下朱翊钧心中的恐惧,那一定是父亲最信任的高拱还在,从父亲还是裕王的时候开始,不管风云如何变换,高拱都一直坚定的陪在父亲身边。此刻,父亲将自己和天下都托付给了高拱,高拱一定不会让父亲失望吧?

  隆庆六年五月二十六日,明穆宗朱载垕驾崩。不管朱翊钧对未来如何恐惧,他都得接受这个现实。接下来的几天,他心中的恐惧也渐渐被打消,他亲切的母亲李太后和他父亲最信任的高拱已经为他指明了未来的方向——当个好皇帝。

  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当个好皇帝并不容易,仅仅继位十年,就遭受了三次重大的打击。

  第一次打击:高拱想要夺取决策权

  高拱在明穆宗驾崩后不久就开始密谋赶走司礼监太监冯保,目的是想要夺取司礼监之权,为此高拱不断指使都察院御史上疏弹劾冯保。

  司礼监哪有什么权,它只不过是在皇帝的授意下行使批红与掌印之权罢了,所以说司礼监之权就是皇权的一部分。

  身为内阁首辅,高拱不可能不清楚这一点,很明显他是在揣着明白装糊涂,而他这样做的原因也不复杂,批红与掌印之权合在一起就是决策权。一旦内阁拥有了决策权,那其就能成为整个大明帝国的权力中枢。

  为了这个决策权,高拱找到了张居正和高仪,让他俩跟自己共同努力。高仪和张居正对此并没有什么异议,但是对于如何夺取决策权,张居正却有不同看法,他认为决策权是皇权的重要组成部分,明抢必然会引起皇帝的反对,只要跟司礼监搞好关系就行同样也能获得决策权。

  只是高拱这个人是出了名的倔脾气,想要说服高拱还真不是一件易事,并且张居正眼中一直盯着首辅之位,所以张居正就偷偷找到冯保说明了高拱的用意。

  关系到自己权位的事情,冯保一点都不敢马虎,立即就去见了李太后和朱翊钧。也许此时的朱翊钧还理解不了决策权对自己的重要性,但是从母亲李太后的愤怒之中,他也知道父亲最信任的高拱办了件错事。

  史书中没有记载朱翊钧当时的反应,但是我们有理由相信李太后一定向朱翊钧详细的说明了决策权对于皇帝的重要性,明白了事情原委的万历皇帝在隆庆六年六月十日继位当天发布的驱逐高拱的诏书中直接指明了高拱“通不许皇帝做主”,这一点从后来“高拱去世后,高拱的家人向朱翊钧请求恤典,万历皇帝朱翊钧生气的表示什么都不给”就可以看出来。

  这件事绝对是一次对万历皇帝重大的打击,他刚刚登基,父亲尸骨未寒,高拱就想夺取属于皇帝的决策权,他还能相信谁?

image.png

  第二次打击:自己最信任和敬佩的张居正是大明的霍光?

  高拱事件平息后,张居正登上了首辅之位。李太后告诉万历皇帝,张居正是个可以信任的人。而张居正也没有让李太后失望,不仅为了改革鞠躬尽瘁,还在万历皇帝的教育上尽心尽力。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张居正已经充分取得了万历皇帝的信任。不仅如此,万历皇帝还对张居正十分敬佩,这点从一件事上可以看出。

  张居正有一次正在教万历皇帝读书,万历皇帝将“勃”字务读成了“背”字,张居正立即大声纠正万历皇帝:“应当读‘勃’”,万历皇帝闻言立即站起来向张居正表达歉意。

  随后的几年中,万历皇帝也十分努力的在张居正的教导下学习如何当一名好皇帝。

  然而,万历八年发生的一件事,彻底改变了朱翊钧对张居正的认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