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匡胤:大宋王朝的创立者,对待敌人竟这般仁慈

  大宋王朝的创立者,对待敌人竟这般仁慈,这是很多读者都比较关心的问题,接下来就和各位读者一起来了解,给大家一个参考。

  五代之君主,不论是出身“贼营”的朱全忠,还是在漠南跑马的李克用,都是乱世之军阀,难脱莽夫习气,终究是用厉法驭臣、兵革治民。国家能得暂时之定,长远来看却尽是短命王朝。然而,纵观宋太祖登极前后的表现,似乎这位夹马营中出身的赵匡胤,在一开始就与前代的奸雄们有所不同,他试图用宽厚仁义的古老法则,来开创一个崭新的新时代。

  一、优待敌国君臣

  相比于历朝的开国皇帝,赵匡胤对敌人相对来说是比较宽大的。首先是优待后周皇室。赵匡胤黄袍加身之时,就曾谕令臣下,后周的太后和皇帝都曾经是我的君上,严禁臣下惊犯。登基称帝之后,“迁恭帝及符后于西宫,易其帝号曰郑王,而尊符后为周太后”。据《宋人轶事汇编》,赵匡胤对于后周王室的厚待与保护,刻在了只有历任宋朝统治者知晓的石碑遗训中:“柴氏子孙,有罪不得加刑,纵犯谋逆,止于狱中赐尽,不得市曹行戳,亦不得连坐支属”。

  宋太祖也优待后周留下来的大臣,文武官员大多沿用,甚至宰相人选都未曾变动,仍是范质、王溥、魏仁浦三位旧臣。而对于南方割据政权的官吏,宋太祖并未赶尽杀绝,而是能留用的便留用。比如平湖南之后,就“文武官吏并依旧仍加恩,立功者优其秩”;平蜀之后,“伪文武官将校奉昶来降者并委。”附于这些小朝廷的宗室不仅未加罪,还能位列朝堂。孟昶投降后,不仅自己受封秦国公之高位,其长子也封泰宁节度使,几个弟弟都官至将军。平灭南唐之后,李煜子弟皆授诸卫大将军。

image.png

  在交战的时候,赵匡胤努力做到不伤旧国君主之分毫。攻南唐时,太祖告谕统帅曹彬,“勿伤城中人。若困兽犹斗,李煜一门无加害。”为了谨遵上旨,曹彬施计装病在床,待诸将来看望之时,告知他们只有约定盟誓“破城不杀一人”,自己的病才能好。要费这样大的力气统一下属“无杀戮”的战线,可见在交战中也做到仁厚有多么困难,而赵匡胤逆五代屠戮的潮流而行的决心又是多么大。

  在对待被俘的南唐后主李煜上,赵匡胤先是“见李煜于楼下,不用献俘仪”,随后封李煜为违命侯,子弟臣僚班爵有差。蜀主孟昶投降,赵匡胤极尽欢迎之礼,将皇宫的大帐拿出来迎接,又分以鞍马车乘,皇弟赵光义还亲自在玉津园为其慰劳洗尘。对待孟昶之母李氏,赵匡胤竟称之为“国母”,待遇非常优厚,承诺在平灭北汉之后,送李氏回山西老家。

  纵观赵匡胤一朝,所灭各诸侯国的国君全在朝廷高位上安然度过,没有一人受到杀害,有的留用继续坐镇一方,有的则赴京做王。比如湖南节度使周保权,在湖南被平灭后,“诣阙待罪,诏释之,以为右千牛卫上将军”。荆南节度使高继冲投降,高家在当地根深叶茂,赵匡胤并不忌惮,仍留用他做荆南节度使,只是加派了王仁瞻来做巡检。其后易镇武宁,“几十年委政,僚佐部内亦治。”仍给予了其很大重视。

  对待敌国君主,能够容忍其活下来且给予优厚待遇的,在历代帝王中实属少有。正如吕祖谦在《宋朝大事记》云:“自古平乱之主,其视降王不啻仇绚,而我太祖待之极其恩礼。刘鋹,巵酒饮之释疑;李煜,一门戒无加害。……仁心仁闻,三代而下,即未之闻也。”

  但凡王朝草创,多起于战祸连年的乱世,百姓饱受涂炭之苦,十分渴望治世能君的出现。《陈书·虞寄传》:“且兵革已后,民皆厌乱”,民众渴望的这位君主,不仅要有混成一统的雄才伟略,还要能爱护民力、休养生息,好好涵养眼前饱经沧桑的国家。宋太祖就是这样一位顺应时代的皇帝。

  爱护百姓,禁止剽掠,早在赵匡胤登基之前,就成为了与翊戴众将领缔结的唯一盟约。不过这也是当时赵匡胤阵营中的一种共识,在赵匡胤发语之前,赵普就对诸将说道:“若能严敕军士,勿令剽劫,都城人心不摇,则四方自然宁谧,诸将亦可长保富贵矣。”

  赵匡胤随即被“拥逼”为主,他与诸将盟誓,起事之始就对翊戴自己的将士们发狠话,“入城不得侵掠、擅劫府库,汝等用命有重赏,不然当族诛。”时刻心心念念着生民百姓,实属难得。五代更替,开国君主为了对仆从进行犒劳,往往纵容兵丁对前朝首都进行一番洗劫,而赵匡胤似乎改换上一种不同于五代的新气象。

image.png